当前位置: 首页 >社院声音 >理论宣传

042023-0909:11— 分享 —
陈友康:诗词里“有一种叫云南的生活”

来源:云南日报 浏览次数:3771

       云南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可谓天开云瑞、人间乐土。在云南生活有着让人艳羡的环境优势、气候优势、物产优势,加之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文化和复杂多变的地貌景观,让“有一种叫云南的生活”成为自古文人墨客以诗文抒情表意的向往之地。
       云南,天开胜景彩云生。明末诗人何蔚文《大理》说“天以五云开此邦”,清康熙浙江巡抚、吏部左侍郎、澄江赵士麟《彩云楼》说“汉武得滇南,彩云天上见。世已阅千年,彩云终不变”。道光初年云南布政使王楚堂在今昆明正义路和威远街交叉处建“天开云瑞坊”,礼赞云南的美丽和祥瑞。明代著名地理学家、浙江王士性《广志绎》卷五盛赞大理之美天下独绝:“乐土以居,佳山川以游,二者尝不能兼,惟大理得之。雪与花争妍,山与水竞奇,天下山川之佳莫逾是者。余行海内遍矣,惟醉于是。”云南的人文、风物、美景在诗词中说不尽、道不完。
       云南,与天地大美共生。云南高山雄峙、大河奔腾、天空蔚蓝、彩云缤纷,自然景观雄奇壮美、气象万千。自古就有大量歌咏云南自然风光之美的诗词,因其神奇、大气,每每叹为“奇绝”。元代诗人李京在《雪山歌》中表述:“丽江雪山天下绝,堆琼积玉几千叠。足盘厚地背摩天,衡华真成两丘垤。”明云南巡抚顾应祥于《昆明池歌》中说滇池“得此胜览真奇逢”。明李元阳编撰的《大理府志》说,“点苍山夏秋有白云如带,横亘山腰,世称奇绝”,描述苍山玉带云“方舆富伟观,此景真奇绝”。徐霞客在其《鸡足山绝顶四观》中说鸡足山“奇观尽收今古胜”。虚云《总颂鸡足山》中也说“四观八景多奇胜,岳外称尊宇宙中”。清赵翼《高黎贡山歌》中说“巨灵开荒划世界,奇山驱出中原外。听他豪距蛮徼中,负地掀天逞雄怪”。还有描述腾冲温泉“我生游迹半国内,如此奇观天下无”,以及赞叹石林“平生奇观此第一”。
       云南,气候舒适宜人。“春风先到彩云南”“南天春不老,花开四时香”。云南气候总体上温和明丽、阳光灿烂,除高寒山区、河谷地区外,大部分区域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温度湿度适宜。《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卷一说:“滇为西南重镇,山川明秀,民物阜昌。冬不祁寒,夏不剧暑。奇花异卉,四序不歇,风景熙熙,实坤维(南方)之胜区也。”杨慎《滇海曲》深情赞美:“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赵士麟《题滇南胜境》自豪地说:“天开胜景彩云生,金碧由来独擅名。四时花柳无寒燠,万户桑麻绝战争。”清云贵总督阮元《滇南风景》由衷感叹:“不是春秋亦佳日,别有天地非人间。”
       云南,花香弥漫,四季不绝,是享誉世界的“花卉王国”。清赵辉璧《芍药峰》中描述:“弥望高原处处花,山环锦绣谷蒸霞”,清李於阳《茶花》中赞叹“古来花事推南滇”。滇花中最著名的是山茶花,明邓渼《山茶花一百韵》序中说:“滇茶甲海内,种类之繁至七十有二。冬末春初,此花盛开,烁日蒸霞,摛文布绣,火齐四照,云锦成堆,信天壤之奇观、品物之巨丽也。”滇人爱山茶,“南中山茶被陵谷,家家移种成风俗”(李元阳《山茶》)。《咏山茶》说:“冷艳争春喜烂然,山茶按谱甲于滇。树头万朵齐吞火,残雪烧红半个天。”对于文人最爱的兰花,诗文描述也是数不胜数。李燮羲《咏素馨兰》诗云:“此种名花不易寻,数茎价值重兼金。有色有香真仙品,无点无斑是素心。”“世间香草无斯好,我欲分栽盈百盆。”繁花盛景是云南之美更是云南之福。清张辅受《榆城竹枝词》说大理(榆城):“芳菲百卉争先发,花福榆城占得多”;“福照滇南百万家,长春花接富春花”(鲁大宗《集滇会街坊山水楼阁寺庙名》);“十里碧鸡坊,风来总是香”(赵藩《菩萨蛮·题潘荫庭祖恩花卉册》)。花是云南人的生活常态,也是最美的记忆:“最忆家园百卉肥,春来红紫斗芳菲”。
       云南,优越的自然环境孕育了丰饶的物产。誉满天下的普洱茶,乾隆皇帝《烹雪用前韵》称赞说:“独有普洱号刚坚,清标未足夸雀舌。”清王文治《汪丹崖太守以普洱茶数种见惠诗以谢之》称:“岂知普洱产,苦硬尤通神。涩如诵盘诰,清如卧松筠。又如嚼梅花,冰雪含先春。由来瘴疠乡,此品诚绝伦。”对于独步天下的云南山珍,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说:“鸡枞出云南,生沙地间。”晚清尹艺所记《鸡枞》中描述:“南中六七月,湿热蒸溽暑。一夜惊雷鸣,鸡枞竞破土。晓起行郊原,俯拾入筐筥。或如笠影圆,或如伞擎举。或作荷盖张,或作鸡翅舞。味尤鲜且腴,百美姑一数。”当然,云南也是蔬果遍地,各类坚果、咖啡、药材等物产富足,物华天宝,举世难匹。
       云南,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宗教文化极其丰富。崇圣寺三塔“玉柱标空,金顶耀日,寰中之塔,无与为比肩”(李元阳《崇圣寺略记》)。李元阳在其《宝塔行》中说:“趺蟠厚地一千尺,顶高百丈收朝暾。亭亭直上宇宙老,首出万物排天阍。灏气徘徊结不散,物无疵疠人天尊。”云南民族众多,不同的民俗、节日、歌舞、饮食、服饰、婚恋、生产方式、宗教活动等构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李元阳《火把节》写出火把节的热闹非凡:“南中六月竞祈年,松炬人人把向田。野溢明珠如斗富,路缠星斗似迎仙。红霞散作千门彩,金色开成万朵莲。”清许宪《漾水竹枝词》写民歌之清澈嘹亮,仿佛天籁:“山腰石径带梯田,插稼农多野树边。一曲山歌齐口唱,清音嘹亮彻云天。”晚清李玉湛《墩汛竹枝词》写藏族青年的服饰和勇敢敏捷:“冠裳舄履异寻常,皮革毡衣炫贝装。呼啸一声人去也,山风吹送健儿郎。”
      “有一种叫云南的生活”是纯朴自然、自由快乐的生活。在美丽雄奇、温润祥和的自然环境中生活、劳动、创造,培育了云南人淳朴、坚韧、宽厚、热情的性情。诸葛亮在《荐吕凯表》中说云南“风俗敦直”。明太祖曾赞云南“气厚风和,君子行道之所”。明冯时可《滇行纪略》说滇人“多秀颖,素重名义,民性纯良,不好争讼。”师范《次大理》说:“士崇礼让周旋密,人重农桑旨蓄多。”晚清袁谨《云州竹枝词》写云南人的和气、热情与快乐:“此邦和气如天气,欢喜缘多尽热肠。”
       1906年,《云南》杂志发刊词中说:“天何独厚滇人而使得此大好河山,极乐世界,以生以长,以歌以游!”这是云南生活的写照,也是云南特有的资源禀赋,保护好、宣传好、分享好这份美好是云南之责,也是云南之福。
    (作者为云南省社会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