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党建 >机关党建

082011-0611:32— 分享 —
征文:回家过年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3408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

 

回家过年

 

罗建生

 

  回老家陪父母亲一起团团圆圆过年是我多年的宿愿,自92年离家以来中途只有在军校的两个春节是在老家过的,那也是十几年前的春节了。今年回去过年了,虽然时间很短,在家也只呆了三天,路上开车就用去了四天,来回奔袭3000余公里,但依然难以掩饰我回家的喜悦,天气格外的寒冷,但我依然倍感浓浓亲情带给我的阵阵温暖。
  我生命的前二十年一直是在老家度过,每一个春节都在父母身边度过。家乡是湘南一个偏僻的村庄,儿时的春节是真正意义上的春节,从刚放寒假时热烈的期盼,到年前母亲的前后忙绿,再到大年三十餐桌上的美味佳肴,直到除夕夜那诱人的压岁钱,总是让人充满期待,满怀激情。那时的春节就是不用理会烦人的功课,不用打理繁琐的家务,而且还可以在村子的房前屋后尽情地奔跑,纵情地游戏打闹,回家还有吃不完的大鱼大肉。儿时的春节空气中总是充满着刺鼻的硝烟味和让人直流口水的香味。每个人的身上从头到脚都是崭新的,脸上也总是笑容可掬,大家相互串门,互相祝福,叙旧聊新,不亦乐乎。
  今年的春节我又回到了家乡,山依青青水依绿,家乡的味道始终还是那么的浓烈。我仿佛回到了孩提时代,熟悉我的人都是直呼我的小名,让人倍感亲切,只是村子里不少的长辈已不在村子走动,时时给人以“物是人非事事休”的伤感,好在新的一代已茁壮成长,有的我喊不出名字,也不知道住址,他们也不认识我,但我很快能从长相和说话声中判断出这是哪家的孩子,因为他们的长辈我太熟悉了,熟悉得只要看背影或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改革的春风在中华大地上吹拂了整整30年,当然也没有放过这个村子的每个角落,坚硬宽敞的水泥公路代替了以前的泥泞小路,大部分的旧房已换新颜,相当部分的年轻人去了南方,现代文明的气息时时活跃在村子的每一件器物上,直至每个人的脸上、身上,从前遥远的村子仿佛已不再远离城市。
  回到家,即使年龄在一年年的增长,但在父母面前我就是一个孩子。在家我没有工作的压力,没有生活的烦恼,我取下了虚伪的头盔,卸下了俗世的盔甲,不做饭,不洗碗,甚至衣服也是母亲给我洗好叠齐,我觉得这不是我的懒惰,这才是真实的我,逍遥的我,这是一个长期离家的孩子在自己母亲面前的依赖和温存,是一匹长时间奋力奔跑的马儿在母亲怀里短暂的休憩。
  看到我可爱的儿子站在老家房前的那种感觉我想一定就是当年父亲看到我在这里的感觉,当年和我现在一样年轻的父母现在已经是两鬓斑白。他们一手拉扯大的三个儿子此时已是成家立业的家庭脊梁,那时的一家五口奇迹般地变成了现在十三口。我能看到更能体贴到父母亲大半辈子的操劳在一霎拉间化作了全家福中那甜蜜的笑容。他们是幸福的,骄傲的,也是伟大的。
  大年初三的清晨,母亲为我和弟弟两家准备了离家的行囊,东西分别装满了两辆车子,里面有她儿子吃的,有她儿媳穿的,有她孙子玩的,我甚至来不及数清楚有多少包。这使我想起了学生时代,那时候每次去学校之前也是母亲在天不亮的时候就为我准备了所有行李,只是那是为她儿子学习准备的,而这是为她儿子一家准备的,她要把自己所有的情感化作一包包小礼物让我们带走。看得出母亲几乎一夜没睡,眼睛布满了血丝,但是她高兴,她开心,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彻底释放自己的情感。我和弟弟的车子都已发动,寒冷的天气使汽车尾气形成的白烟逐渐模糊了后视镜里母亲的身影,但我依稀看到妈妈依偎在爸爸的身边,默默的目送我们远行---- (作者系学院办公室主任科员)